老同学聚会你会不会赴约?

CNC专员 46

因为他,我曾经从来不参加同学聚会,因为同学聚会他必然在,有他便没有我,没错,我恨他,一恨十几年。他骗了我,但是转身又通过我的QQ空间和我的高中同学好上了。我成了我的男友和高中同学的红娘。

他是我喜欢过的第一个男孩子,但是也深深地被他伤害。直到十年后,结婚生子,彻底放下,后来大学同学聚会,通知我,我才去参加了第一次同学聚会。

李文和张青是大学同班同学。李文是张青喜欢的第一个男孩子。曾经的张青只顾学习,从没有动过男女朋友的恋爱心思,直到上大学。

大一还在军训期间,张青就注意到了英俊爽朗的李文。李文个子很高,180CM,国字脸,具有北方人的典型特征。也许只巧合吧,李文和张青竟然都来自北方的同一个城市。

没错,他们两个是从同一个城市,不同的高中走出来的。

和李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张青的个子比较矮,只有157㎝。这种巨大的身高差, 李文和张青站在一起时,张青都是仰视着李文。

军训的时候,张青的脚不小心扭到了,李文第一个站出来,把张青背到了医务室处理。

处理好脚伤,他又把张青送回到宿舍。在李文宽后的背上,张青听到自己的砰砰的心跳。

是爱情来临了。之后张青自然就对李文多了一些关注,也可以说张青暗生情愫吧。

军训完,没多久,俩人竟然就走到了一起,也是他们班当时第一对情侣。

张青喜欢李文,她沉浸在初恋中不能自拔。但是没多久,张青察觉到了异样,她感受不李文恋爱的喜悦。

李文总是淡淡的。

张青问李文怎么了?李文说,他其实初中有女朋友,她今年高考发挥失常,没考上大学,也没说分手,所以他心里面愧疚。

让张青更想不到的是,恋爱几周后,李文以这个借口提出了分手。

几周的恋爱,能有多少投入呢?张青还没回过神来,就和初恋说了拜拜。

于是,张青和李文形同陌路。张青大学没再恋爱,一直孤身一人。

但期间有高中同学郝之玉用qq联系她,问她认不认识李文?

张青说,我大学同班同学,当然认识。

郝之玉给张青说,“李文人怎么样?我们网恋半年多,想去见面了。说来也巧,我是通过你的QQ空间和李文认识的,这么说来你还是我们的红娘。”

听到这个消息,张青眼泪转啊转,像打翻了五味瓶,又像是整个世界都欺骗了她。李文怎么会这样呢!

张青真想把李文和她的过往说给郝之玉。但是还没等张青说,郝之玉继续说道“我知道你和张青谈过一段时间恋爱,但是你们分手了。”

张青顿时觉得胸口被一团团乌云笼罩,她瞬间觉得这个郝之玉不是来打听李文的,而是向自己炫耀和挑战的,她曾经没有得到的男人,但是自己得到了。

没错,人家是来告知她的。

张青下了QQ,没再搭理郝之玉。

有什么好说的呢!李文曾经以一个拙劣的借口和自己分手,刚多久,却和自己的高中同学好上了,可笑的是,自己还是红娘!

张青记得恋爱时,李文给说过“青青,你只适合结婚,不适合恋爱。”——这是说张青不够浪漫吗?

从此以后,张青就没再和郝之玉联系过。上课的时候更是连正眼都不肯看一眼李文。

转眼到了大学毕业。

张青竟然一身轻松。大学四年,她依旧努力学习,考上了本校研究生。她也不用面临毕业的分手季,看着身边的恋人们哭哭笑笑地道别,张青心想,这都是别人的故事啊!

毕业时最后一次聚会,全班同学一起吃饭喝酒,张青也喝了。她内心不舍同学四年的情谊,这一定是人生最美好的四年吧。

吃喝完毕,张青和舍友们一起回去。李文竟然追了出来,拉住张青,说“一起走走,待会送你回去。”

“别欺负我们青青”舍友们说。舍友们都知道张青和李文的恋爱经历,但是张青从来没说过郝之玉的事。

李文和张青默默走着,张青觉得自己无话可说。想说的话,经过两年的时间早就消化掉了。

“看我一眼,青青。”李文说。

“青青?你不配这么叫”张青说,从你欺骗我的那一刻起,你就不配了。

“对不起,青青,之前是我不好。我没想到我们之间的关系,坦白来讲,是我不够喜欢就稀里糊涂开始了。我伤害了你,向你道歉。”李文说。

“不必道歉,郝之玉早就向我宣誓过主权,我没有一点心思参与你们的事情。但是这不妨碍我依然恨你。恨你的欺骗,你是我到目前为止唯一喜欢过的男孩子。我甚至也恨自己曾经喜欢你。”张青说。

“不必再说,再见吧,我不想听你说了。”张青说完就走。

李文从后面搂住张青。

她小小的个子挣脱不掉李文的怀抱。

“放开!”张青说,“曾经我多期待你的一个眼神,一个温暖的怀抱,期待从你的眼睛里看到我。但是现在,这都是笑话。”

“对不起青青,这是此生最后的拥抱。或许今生不会再见了。”李文不松手。

张青转过身来,抬头看看李文,眼泪啪啪掉下来。分手时候没哭,郝之玉宣誓主权的时候没哭。但是此时的张青哭得泣不成声。

张青比想象中更爱李文,但是内向的她,从不表达。她就这样带着女孩子的矜持与高傲,分手分得干干净净。

她哭,她害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他;而她又恨,恨到不想再见他。

李文轻轻擦掉张青的眼泪,拉了拉张青的手。“青青别恨我。”

张青使劲踩了一下李文的脚,李文吃痛,松开手,张青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再后来,他们留在读大学的那个城市工作。李文娶了郝之玉。

同一个城市,同学一年总会三五聚会,每次都会通知李文和张青,但是张青从来不去。

她不想看到李文,更不想看见偶尔李文带着的郝之玉。

李文结婚的第三年,有同学悄悄告诉她,“李文最近两次聚会都没带郝之玉,你来吧。”

张青说,不想去。

转眼十年,张青结婚生子。

时间好久远,远到她忘记了恨,忘记了李文和郝之玉,忘记了心里的痛,仿佛做了一场梦。

张青知道,一切都放下,是时候可以见面了。

回复

共4条回复 我来回复
  • CNC专员
    CNC专员 评论

    老同学聚会我会赴约。

    老同学聚会话友情,展未来,也是怀旧的一种表现。

    大约是七八年前,由班长组织我们上高中时的12名同班同学参加,进行了一次聚会。自从那以后每年的正月初五,我们都组织一次聚会。每年不管谁家有红白事,都有班长通知大家参加。

    不过,这两年由于疫情原因没有组织聚会了。疫情防控期间,我们响应政府号召“不聚会、不聚餐、戴口罩”。

    1个月前 0条评论
  • CNC专员
    CNC专员 评论

    有些会去,有些拒绝。前天就有高三的同学聚会,考虑了很久,还是选择不去。毕竟出来讨论聚会的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人,好像就只是那几个玩得比较好的约出来玩一下而已,这样的聚会我觉得没有很大的意义。而最主要的原因其实也不在这,重要的是对那个班集体没有很大的感情,就算聚在一起也没什么好聊的。很久没见的同学聚在一起,主要的目的是一起缅怀过往的美好,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,又有什么好缅怀的呢?而昨天的初三聚会我有参加,我们现在是每年一聚,虽然还是没凑够人,但跟他们在一起总是觉得又回到了当年的单纯美好。这样的聚会我是必定参加的。

    1个月前 0条评论
  • CNC专员
    CNC专员 评论

    “老同学聚会你会不会赴约”?我很纠结,但还是要看情况。我是个被“老同学聚会”而心慌意乱的人,过去的回忆录使我牵挂着一个人,现在的偶然性邀约,别有用心,不欢而散。

    对于我来说,有很多人生经历被老同学谈笑风生,惜缘痛经。很多的老同学是奔着我的“夜走风城”而来取乐的,逗我玩或者是叙叙旧是聚会的目的,一声“老同学,好久不见了”!这时候的老同学未喝先醉,东倒西歪,场面啼笑皆非,故事情深意切。笑笑笑,哭哭笑,哭哭哭,笑死人。有时候难舍难离,有时候两败俱伤,有时候“买单落空”……因此,后来的老同学聚会,首先要决定谁是主角,饭钱由谁负责。

    近年来的老同学聚会,成了很多人喧宾夺主,卖弄风骚的名人升官发财攀比“吹捧会”。老同学之间的话全部是最大的官是某某人,最有钱的人是某一个,最有本事的人是某某某……对于我来说是最没用的人,因为中小学教师在老同学眼里是“浪费人才的选择题”。所以在所难免,我的职业不被人看起,我的选择不被人接受。往往是辛苦一生一世,不找老同学帮助。听到这样的话我莫名其妙的反应灵感,愤青难抑。虚伪的话说出来义愤填膺,虚假的话一听到就是一种“拒收情单”。算了吧?该有的已成定局,不该说的话当然是一个“马后炮”。话有三说,巧着为妙,与其这样聚会,还不如各有千秋,少一点见到你真好!老同学聚会,还是量力而行,“借景抒情”,婉言谢绝吧!

    1个月前 0条评论
  • CNC专员
    CNC专员 评论

    现在的同学聚会,大多是家长里短的摆谱会。有钱,有地位的最风光,人模狗样,得意人生。哪些在学校还可以,在社会上混的很平凡的人,在这种场合是很尴尬的。

    每个人的生活,都是自已过的。各有各的爱好,各有各的情趣,各有各的追求,自己生活的幸不幸福,只有自已才晓得,没有必要去向众人广播。物质和精神在每个人心目中,并不是平等的。有的人,物质很丰富,精神匮乏;有的人,精神富有,物质一般般;有的人,在金钱物质堆里,活的象个死人;有的人,在基本温饱的物质上,生活的活蹦乱跳。这就是每个人的生活态度。

    没有情投情合,少了当年的风华正茂,蓬勃朝气,少了当年的纯真友爱,现今的同学聚会,恰似世俗的大杂烩。

    老同学,聚会,你还來不?多谢召集人,为了我的一日三餐,没闲!请大家海涵,見谅。

    1个月前 0条评论
返回顶部